财新传媒
位置:博客 > 张仁仁 > 柏林墙

柏林墙

十一月十日是柏林墙被推倒的纪念日。重发我在2009年11月10柏林墙推倒二十周年时的一篇博文,以志纪念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柏林墙推倒二十年记

     二十年前的今天,横贯东西柏林之间的柏林墙轰然倒塌。

      柏林墙由德国统一社会党(德共)领导的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于1961年筑造,取名为:“反法西斯防卫墙”,实质上是为了阻止东德人民通过东柏林逃亡资本主义的西德。该墙在东西柏林间横跨勃莱登堡门,总长有一百多公里,墙高近四米。设有三百多个岗哨。从1961年筑墙到1981年拆墙的二十九年间,共有192个东柏林试图越墙者被东德卫兵击毙。 

      最早看到的柏林墙是在一本80年代中期的美国《国家地理》杂志。墙的西面是资本主义的西柏林。人们在墙下散步、拍照;墙上一片涂鸦,涂满呼唤自由的文字和图案。墙的东边,是当时社会主义大家庭的重要成员,德意志民主主义共和国的东柏林。墙下是几十米宽的隔离区,隔离区外是铁丝网,岗哨林立,士兵荷枪实弹地巡逻站岗。这些图解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照片让我震撼。当时德共尚未瓦解,两德也未统一。东德人民仍然紧紧地团结在坚如磐石的德国统一社会党周围,在党的唯一的伟大光荣正确的领导下,过着幸福的社会主义生活。我困惑,觉得大墙下的景象应该颠倒过来才对。但是那东边的国旗上象征着工农领导的铁锤麦穗图案迎风飘扬,应该不会有错。几十年来数以千万计小时的政治灌输教育,几分钟内便被几张图片彻底地颠覆了。我就是这样知道了什么叫“柏林墙”。

 

 

 

     文革前,国内曾热映过一部叫做《柏林情话》的东德电影,讲的是一位西柏林衣食堪忧的青年,被一位幸福地生活在东柏林的美丽姑娘爱上了。姑娘不嫌青年的窘困,对爱情忠贞不渝。结尾如何已经忘了。总之揭露资本主义的罪恶和歌颂社会主义的幸福是影片的主旋律。但柏林墙让我明白了这叫做谎言,或叫做“宣传”。

      1989年11月9日,柏林墙被东西柏林的人民齐力从两侧砸跨。“最后的时刻来得比人们想象的更快。20年前的今天,东德中央政治局委员沙伯夫斯基宣读了一份简短的新闻稿,宣布每位公民都有权拥有护照。东德民众连夜涌向柏林墙。这堵矗立了28年零91天的‘反法西斯防卫墙’,顷刻间已不复存在,世界进入一个新的时代。”(摘自《南方都市报》2009年11月9日社论“期待一个没有墙的世界”)东欧社会主义阵营也随之土崩瓦解。恩维尔·霍查(阿尔巴尼亚)、齐奥塞斯库(罗马尼亚)等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同志,前不久还在被人们“万岁”,忽匆匆就被赶下了台。齐氏的下场更是不堪。 

     1991年,我去汉堡洽谈商事。趁一个周末去了柏林。我要看一看没有墙的柏林。我从勃兰登堡门的西侧,跨入东柏林。看着雄伟的勃兰登堡门,心中回荡着巴赫的《勃兰登堡协奏曲》,觉得自己在亲历历史,连脚步都庄重起来。当时两德刚统一,重建尚未开始。东柏林的破败凌乱和西柏林的优雅和谐形成了鲜明的对照。亚历山大广场边并排停泊着的寒酸的“拉达”轿车和光鲜的宝马、奔驰提醒着人们“墙”已经没有了。我在圣·玛丽大教堂的台阶上给幼小的儿子写了如下这张明信片。

 

     今天,多国政要聚集柏林,举行盛大仪式纪念柏林墙推倒二十周年。“11月7日,一排巨大的多米诺模型竖立在德国柏林墙遗址附近,它们将于9日被人们推倒,以纪念柏林墙倒塌20周年。这些由德国学生绘制的墙体模型共有1000块,从勃兰登堡门到波茨坦广场绵延1.5公里,每块重20公斤,高2.5米,上面绘有色彩鲜艳的图案。东欧民主运动的先锋、波兰前总统瓦文萨将首先推倒第一块多米诺模型,随后这排模型倒塌时的连锁反应将把庆祝活动推向高潮。届时,法国总统萨科齐、英国首相布朗、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和美国国务卿希拉里都将应邀出席。”(11月9日《中国日报网》)

 

     历史将永远铭记这一激动人心的日子。一切试图隔绝人类肉体或思想的有形或无形的墙,终将垮塌。

附注:昨日在www.youtube.com看到一段关于柏林墙的纪录片,真实地记载了这段历史。你或许用国内的网络无法登录观看,因为我们仍生活在一堵无形的大墙后面。

推荐 35